新華網 正文
人民日報:把“校園貸”做成“安心貸”
2019-11-01 08:19:2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鼓勵銀行等正規金融機構深耕學生信用貸款市場,完善大學生征信體系——

  近期,教育部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發布一項預警,提醒廣大學生和家長警惕多種形式的“校園貸”詐騙,上海、長沙等地也發文提示“校園貸”“培訓貸”等消費信貸產品風險。

  大學生信用貸款為學生實現自我提升、消費和創業等需求提供了資金便利,但一些非正規網貸平臺的進入,使得這一市場亂象叢生、備受詬病。加之一些組織打著“信用貸款”的幌子,將學生騙進高利貸陷阱,讓人們對“校園貸”退避三舍。

  目前大學生對信用貸款有哪些需求?這個市場總體運行如何?保證校園信用貸款市場平穩健康發展,有哪些“短板”亟待補齊?對此,我們進行了調查采訪。

  大學生信貸消費旺,網貸平臺暗藏陷阱

  北京師范大學大二學生張慧平時喜歡在淘寶和京東等電商平臺上購物。由于信用良好,她的“花唄”有近一萬元的信用額度,“雖然信用額度不低,可我不會亂花錢,要看值不值、能否還得上。”

  張慧曾經用“花唄”繳納體檢費,并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償還。“分6期還款,每月不到300元,負擔不大。”張慧說,身邊很多同學都用過“花唄”“借唄”等消費信貸產品,“報英語培訓、舞蹈班、烹飪班,五花八門,都是為了充實自我。”

  跟小張抱有同樣消費理念的大學生不在少數。據測算,我國大學生消費市場的規模達到數千億元,預計未來幾年將保持年均5%左右的增速,催生出龐大的消費信貸需求。艾瑞咨詢發布的《2018年大學生消費洞察報告》顯示,2018年大學生月均生活費超過1400元,一線城市1800元以上的群體占比最高,有近半大學生有過分期付款的信貸消費行為。

  不過,大學生中既有理性消費者,也不乏被虛榮心支配的“剁手族”。今年6月,西北某高校的大一學生李寅打算在網上購買動漫玩偶,但手中資金并不充裕。在室友的推薦下,他在某現金貸平臺開通了賬戶。“一間寢室有一個人用,室友往往會跟風。”北京外國語大學歐洲語言文化學院教師張玉偉認為,不少學生都了解超前消費和貸款存在隱患,但同伴效應是他們難以抵制誘惑的原因之一。

  “感覺很難停下來。”東北某高校大四學生劉珍珍說,習慣貸款購物后,“量入為出、精打細算”這根弦就松了,買東西下單沒啥感覺,開銷越來越大,一年前3000元的信用額度綽綽有余,現在勉強夠用。

  龐大的信貸消費需求面前,“套”深“坑”多的各類非正規網貸平臺也混入校園,令涉世不深的大學生防不勝防。

  以“培訓貸”為例,不少培訓機構忽悠學生采用分期付款方式繳納學費,卻在學生不知情的情況下,為其在網貸平臺辦理高息貸款。“美容貸”瞄準的則是愛美的女大學生,她們被黑中介或美容機構誘導過度消費,簽下數額不菲的貸款合同。這些貸款一旦背上,就成了甩不掉的包袱,甚至引發巨額經濟損失和人身傷害。

  為了凈化市場環境,2016年4月,相關部門發布通知,明確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日常監測機制和實時預警機制。2017年5月,原銀監會、教育部和人社部三部門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校園貸規范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從事校園貸業務的網貸平臺一律暫停新發校園網貸業務標的,未經銀行業監督管理部門批準設立的機構,不得為大學生提供信貸服務。

  成本高、收益低,商業銀行對校園貸難傾心

  面對違規“校園貸”的蔓延,人們不禁要問:既然大學生信貸需求如此旺盛,正規金融機構為什么不對這個市場大力開墾、精耕細作呢?

  事實上,2017年金融監管部門機構叫停違規“校園貸”的同時,也鼓勵商業銀行等正規金融機構進場服務大學生群體。這幾年,銀行在大學校園加大推廣學生信用卡和其他消費信貸服務的力度。工商銀行、建設銀行等國有大行,以及招商銀行、浦發銀行、廣發銀行等股份制銀行已經發行近百種針對大學生群體的信用卡。

  學生信用卡確實滿足了部分大學生的信貸需求。比如,華北某高校會計系大三學生李瑤成績優異,但家境貧寒。經同學介紹,他接觸到某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專為在校學生打造的信用卡產品,該產品規定辦卡學生應符合學習成績出色、曾取得優秀稱號和獎學金等條件,李瑤首次申請就獲得了2000元的信用額度。

  不過總體來看,這些銀行發放的學生信用卡距離學生的需求有一定差距。

  一是要求學生先存款后消費。銀行在發卡和調高額度之前,學生均須取得第二還款來源方同意,對方須提供代為還款的書面擔保材料。

  二是授信額度不高。本科生的信用額度一般在幾百元到兩三千元,研究生的信用額度也較少超過一萬元。

  “大學生普遍感覺,銀行發放信用卡不如網貸平臺快捷方便、額度自由,‘不好用’。其實銀行這樣做也有自己的解釋。”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說,首先,銀行放貸有利率限制。“校園貸”的盈利模式是高利率覆蓋高風險,但銀行作為正規金融機構必須保證利率足夠普惠。這導致銀行推出的校園貸產品較難盈利。其次,銀行面臨經營層面的限制。校園市場比較分散,個貸業務成本較高,對區域性銀行吸引力有限,而對全國性大銀行來說,這塊業務也很難在戰略層面引起重視。

  薛洪言說,與此同時,“花唄”“白條”等消費信貸產品依托電商場景和流量入口,在產品設計等方面更好地迎合了年輕人的消費心理和使用習慣,進一步壓縮銀行信用卡在校園金融市場的空間。

  打出治理“組合拳”,完善征信體系、引導理性消費

  未來,應該如何促進大學生信用貸款市場平穩健康發展?業內人士認為,監管部門、機構、學校、家庭和學生個人都要有所作為。

  ——強化監管和引導,堵“偏門”開“正門”。

  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認為,一方面,要鼓勵更多的商業銀行、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和互聯網金融平臺等市場主體進入校園金融市場,滿足大學生合理的消費信貸需求;另一方面,監管部門也要與公安、法院、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等單位同心協力,打出治理的“組合拳”,形成對違規校園貸的高壓態勢,防止死灰復燃。

  今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等部門聯合印發《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的通知。通知明確:違反國家規定,未經監管部門批準,或者超越經營范圍,以營利為目的,經常性地向社會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擾亂金融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專家認為,這是對違規“校園貸”的迎頭痛擊,有望凈化市場。

  當然,這對正規金融機構滿足校園信貸市場需求,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戰。湖北省銀保監局近日表示,將力爭按照每個學生消費貸款5000元左右的標準,向全省大學生投放80億元至100億元消費信貸。此舉值得期待。

  ——加快大學生征信體系建設,強化風控能力,降低借貸成本。

  由于征信數據不足,目前商業銀行的大學生信用卡授信額度非常有限,“花唄”“白條”等消費信貸產品雖然給予大學生一定額度,但與有收入來源的成人信用評級方式相同。在無法及時形成個人信用報告的情況下,商業銀行的唯一選擇就是走嚴格的信用審查程序,這會導致其運營成本升高、業務規模收縮,而嚴苛的貸款申請條件也讓大學生望“貸”興嘆。因此,商業銀行大步走進校園的當務之急,是建立完善大學生個人征信體系。

  對此,受訪專家有兩點建議:

  一是在保證個人信息安全的前提下,監管部門、金融機構、征信機構與高校之間加快信息共享,建立大學生征信體系,并在此基礎上開發適應學生特點的信用評級和信貸產品,提高產品精準定價能力。

  “給合適的人合適的產品。”精準適度的產品和額度能抑制大學生的過度借貸沖動。某網貸平臺負責人說,該公司會根據大數據計算出的風險評估結果,限制學生用戶的交易額度,防止其過度消費和超前消費。“初始信用額度低至500元,僅滿足其參加培訓、購買非高端智能手機等合理的學習和消費需求。”

  二是金融機構對已經持卡和正在進行網貸的學生用戶,利用大數據、人臉識別、語音識別等人工智能技術,分析用戶在透支消費時的消費習慣,幫助金融機構進行用戶識別從而提高風險控制能力,確保業務可持續發展。

  ——引導大學生建立正確的消費觀念和風險防范意識。

  “今天的大學生就是明天的高消費人群,開展小額借貸服務,有利于銀行培育潛在的消費群體。”某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信用卡中心負責人的這番話,是業界的共識。

  不過,讓這個“預備隊”健康成長,僅僅普及信用消費模式還不夠,樹立正確的消費觀念和風險防范意識是必修課。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認為,不少校園貸案例反映出大學生金融知識匱乏、風險防范和法律意識淡薄的問題,學校應該加強對大學生的法律、金融、安全等相關知識的教育,引導他們在關鍵時刻拿起法律武器保護自己。

  尹振濤說,大學生應該崇尚自強自立、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合理安排生活支出,進行理性和科學消費。家長也要多關心孩子,保持與孩子的溝通,了解孩子的正常需求,提醒孩子遠離各類貪欲背后的“陷阱”。

  受訪專家認為,在市場經濟發達國家,大學生靠商業貸款完成學業的情況比較普遍,這樣做能緩解家庭經濟壓力,也為個人發展提供了更多可能。我國大學生群體基數龐大,信貸需求十分可觀。金融行業經過幾十年的高速發展,無論是資金實力還是組織、技術能力,都有條件去開發校園信貸市場,關鍵在于如何有效風控、高效服務。

  董希淼表示,近年來“校園貸”市場經歷了從凸顯問題到解決問題的過程,未來在破除發展瓶頸后,有望實現大學生及家庭、金融行業和教育產業的多贏格局。(葛孟超 張其露)

  看清非法校園貸的套路

  誘惑借款:為誘騙大學生借款,放貸金額起初只有三五千元,這樣短期內利息不會高。但若加上手續費和各類費用,實際貸款利息非常高。

  合同埋坑:大學生簽貸款合同前,以為只是還本金,簽合同后又被追加利息、手續費等內容。一旦超過還款能力,借款人就會被“合同”把控,不得不拆東墻補西墻。

  平賬危機:許多非法校園貸“逾期還款”時限按小時甚至分鐘計算,債務會翻著倍往上漲。當借貸學生還不上錢,就被要求“平賬”,即去別的“貸款公司”借款還錢,欠下更高額的債務。

  規避監管:法律不保護高利貸,因此非法校園貸從業人員會陪借款學生去銀行取錢,通過現金轉賬,留下銀行流水憑據。有些校園貸會先將借貸全部金額打入銀行卡,學生取出后,卻因各種名目得不到全部款項,但還款時仍得全額還款。(銘 聲)

+1
【糾錯】 責任編輯: 石海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水墨南迦巴瓦峰
水墨南迦巴瓦峰

? 看趣头条真的能赚钱